见月幸子

你我终会相遇.


上周末去时坐在公交车上
天气正好 阳光晒在身上 暖暖的
看见窗外阳光透过树叶 斑驳陆离
四野旷寂 风轻云舒
不禁想起顾城的一首诗——
“你      一会看我  一会看云
我觉得     你看我时很远  看云时很近”

云于我亦是如此 那么近 又那么远